无白日常喜欢小仙仙

哇不知道要写什么

信蝉大旗立起来

逐梦之音蝉:我貂蝉,才不需要男人。
逐梦之影信:挑眉

信蝉,注意避雷
by alxxj

今天王者峡谷依旧很平静。
今天的貂蝉依然很攻。她平静地看着打野赵云和上单吕布一路难舍难分地骂架,然后平静地别开脸无视他们直接去了中路。
对面的安琪拉换上了新衣服,叫什么来着,心灵骇客。蹦蹦跳跳的她捧着书一副恋爱了的样子,貂蝉一边清兵一边想了想,嗯对,对面有亚瑟。
“啊……貂蝉姐姐,我要去拿蓝了,你不可以偷偷推掉我的塔噢!”听到亚瑟的请求集合,安琪拉立马雀跃地跑去了野区,也不想想这局她和貂蝉不是一个队的。
这个小姑娘。貂蝉抿唇笑了笑,挥手几个技能清完兵就去往上路去了。貂蝉看了眼地图,吕布对孙尚香,应该没压力的,可以去搭个助攻。她脑海里回荡着音乐的节拍,然而走路不看路的后果就是会撞到人。
突然感觉自己HP值在减的貂蝉警惕起来,望了望四周,一个敏捷的身影不知道是从哪个草丛冒出来的。
“韩信?!”貂蝉心中一惊,暗道不妙,才三级的她血书没成型大招也没开,她忙往自家野区溜,却还是经不住韩信一顿偷鲲被动的短控和已经到四级的他的大招。
“First  Blood”
???
貂蝉心里很气,可是明面上还得保持仪态。
“韩信?”简短的两个字隐隐透露出她的生气。
“喂,韩信,敢欺负蝉儿敢不敢单挑?”吕布在上路懊恼地收刮了孙尚香的人头,后悔没看地图没发现韩信在欺负他的蝉儿。
“好啊,等我经济压你4000再说。”韩信风骚地吹了吹自己的头发,边说着边收割手边的红buff。
快打完的时候,韩信突然感觉不太妙。
系统提示:您的(划掉)赵云突然出现。
闷头一敲,赵云想要1v1锤爆这个刚刚欺负貂蝉的家伙。
刘邦说得好,能群殴,何必单挑呢。
于是自打草丛里冒出来安琪拉和亚瑟之后场面瞬间变成了1v3。
韩信 击杀 赵云
助攻 安琪拉 亚瑟
“谢谢貂蝉以及你的男人们,吕布的人头我先预定。”韩信很皮地回话以后,又消失在野区之中。
貂蝉有点不淡定了。她送对面一次也就算了,这两个蠢男人是怎么回事……特别是赵云。貂蝉眯着眼又去了中路,咬着牙击杀可爱的安琪拉以后,貂蝉六级了,血书已经成型。她又踏上了去往上路的河道。
韩信食言了,他经济仅仅高了吕布几百就来了,单挑自然也是不可能的,孙尚香咬牙切齿地扛着炮在后方输出,她只想把拿了她一血的男人轰上天。吕布节节败退,已经退到了防御塔下,最终不幸跪在大小姐大招之下。
韩信无奈地笑了笑,耸耸肩,拿不到就下次再拿,孙尚香不屑地转头,看也不看这个手下败将的尸体。
忽然,二人耳边传来酷炫的音乐——
躲在草丛里的貂蝉一笑,很自然地跳到仍沉浸在收割完人头的喜悦之中的两人眼前,韩信眼底浮现一抹惊诧。只见她大招一开一顿输出,旋转跳跃她闭着眼,轻松地拿下双杀。
貂蝉不露齿,笑得有点得意。
“我貂蝉,才不需要男人。”
刚想说点什么讨好貂蝉的两个蠢男人突然哽住,尴尬得说不出话。
“有趣。”韩信自此不再出现了,一头埋在自家野区,时不时也清剿几个貂蝉的蓝。看见貂蝉气恼地跺脚又追不上他的样子时,韩信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。
战事白热化,双方的塔几乎只剩高地的三座,就看一波团战谁输谁赢。
看见对面躲在草丛的安琪拉露出炫酷的马尾,貂蝉微微勾唇,由优雅平缓的步态忽然转为突进,一个跃进,突然消失的HP弄得安琪拉死得很突然,她顺手收下了她脚底的蓝buff和与她蹲同一草丛的亚瑟的人头。
“Double Kill”
果然,貂蝉的位置暴露以后,敌人闻讯赶来。
杨戬的真伤烧得她很疼,但吕布和赵云的大招足以让她退下场来调整一下状态。小鲁班架着小手枪,在后一顿乱扫。而后孙尚香从红buff的区域钻了出来。装备成型、脚踩红buff的大小姐露出了绝对自信的笑容,嚣张的台词和过分的火力输出,击倒了不小心靠前了一点的小鲁班,打压了吕布的势头,赵云也不敢再贸然前进。庄周迷迷糊糊的就被鲲带到了战场前方,肉盾多少让他们振作起来,而此时貂蝉也差不多准备好了,一鼓作气把输出砸到了两人头上。杨戬先挂,而孙尚香借由较为靠后的位置及时撤退,却仍被貂蝉和赵云紧追不放。
“可恶!”孙尚香发现自己往死路跑了,貂蝉的真伤让她越来越吃不消。她干脆停下,连开好几枪,貂蝉吃了大亏,连忙配合子龙击杀孙尚香。
“我去吸个血。”貂蝉摆摆手,示意赵云去推塔,自己则踏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野区。
“嗯?”没有蓝?也没有野怪?貂蝉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。刚刚团战,没见韩信?刚想到这个,机械音连连出语。
“韩信击杀吕布”
“韩信双杀赵云”
“韩信三杀庄周”
貂蝉看着自己的血条,突然感到不安。
“鲲拿走啦,谢谢。”韩信颇是自信的笑了,接着语气听起漫不经心,风流的双眸却满含笑意。
“最后一个在哪儿呢?”貂蝉卖了鞋出了复活甲,这时就跑得更慢,所以只能先藏进一个草丛。
韩信看着空旷的野区,唇角一勾,带着技能开始一个一个翻草丛。
没有,没有,没有。
最后一个。韩信刚要去探,残血的貂蝉突然借二技能冲出。
反正还有复活甲,搞死他。貂蝉咬紧牙,这么想到。可打着打着她却发现自己的血条只增不减。她吃了一惊,韩信,没还手。
“鲲和人头送你,可以换一个抱抱吗。”韩信抓住她的双手,额头贴近她的额头,好看的眼逐渐深情。站在舞台中央,二人的气氛开始有了暧昧的味道。蓝绿色的长发安静下来,貂蝉装作不在意地说:“先给人头再说。”其实诚实的耳朵偷偷泛起了粉红。
“好。”
“貂蝉击杀韩信”
貂蝉的心扑通扑通。她……好像尝到安琪拉的那种滋味了。
吕布:韩信等着。
赵云:你的李白呢?
韩信毫不在乎地把复活的两人又杀了一遍,然后跟只小狗一样兴冲冲地跑到貂蝉跟前讨奖励。
“抱抱。”韩信丢下武器,张开双臂,一脸期待地看着她。
貂蝉兑现了承诺,她任由韩信把自己抱得紧紧的,埋在韩信怀里的脸也羞红得像莲花瓣那样粉嫩嫩的。

赵云&吕布:?
鲁班:这局能赢不
庄周:好像梦见貂蝉恋爱了(揉眼睛
————
杨戬:现在咋办
孙尚香:好样的韩信,我去偷塔你拖住她
安琪拉:貂蝉姐姐脸红红的诶
亚瑟:嗯